魔王神官同人_武侠古典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王神官同人
魔王神官同人




「主人,那个面具男的分析出来了!」




  突然间,脑海里响起了艾娅的声音。




  「结果是什么?」




  尤里西斯对艾娅的分析十分好奇。




  「根据我的判断,那个面具男本身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杀人鬼的本体其实


是那个面具和那把刀。如果不破坏那个面具和那把刀,它们就能利用附近的生物


无限复活。」




  艾娅的话让尤里西斯大吃了一惊,难道他们是在和一个面具和一把刀作战。


不过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明那个面具男为何拥有这种人类不可能拥有的变态不


死身。而尤里西斯的光明封魔阵之所以无效的原由也就水落石出了,对非人生物


有特效的光明封魔阵当然不会对本体是物品的杀人鬼有反应。




  此时,一个黑色的人影从旁边的小巷里飞一般的冲了出来,「砰」的一声狠


狠的摔在了地上。尤里西斯仔细一看,那道人影居然就是刚才最先逃走的魔导士


拉丝普汀。




  看着这和七天前莱昂死时相同的一幕,尤里西斯的心慢慢沉了下去,他的眼


死死的盯住了那条黑暗的小巷的出口,一个血红色的身影正从小巷的出口处慢慢


走出。




  「完了!」




  这是尤里西斯看见那个血红色的身影时的第一个念头,刚才集三大佣兵团所


有精锐加上这位六级魔导士拉丝普汀都无法打倒这个变态面具男,而现在这儿只


有他和拉丝普汀两个人,而且拉丝普汀已经明显失去了战力,怎么想他们都没有


任何胜算。




  难道他又要被这杀人鬼再杀一次吗,上次是魔王之书救了他,可同样的幸运


今天不可能再一次发生,难道他今天真的难逃这一劫。




  「没事的,主人,那个杀人鬼现在看不到我们,也听不见我们的声音。」




  正当尤里西斯有些惊恐地不知所措之际,艾娅的声音又在他的耳边响起,尤


里西斯这才发现那杀人鬼好似真的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一样,从他的身前慢慢走


过,连看都没有朝他的位置看上一眼。




  「呼,太好了。」




  虽然不知道艾娅用了什么法术,但垂死逃生的尤里西斯总算松了口气,擦了


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主人,现在要打倒这家伙的话,就只有使用魔王之书的力量了。」




  一道紫光闪过,艾娅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娇小玲珑的身躯翩翩蝴蝶似得在尤


里西斯的头顶上来回飞舞。




  「这个···」




  一听到魔王之书,尤里西斯心里就本能的有种抗拒,虽然艾娅曾告诉他魔王


的力量并不是邪恶的,但以他的惯性思维,还是觉得要是使用了魔王之书的黑暗


力量,恐怕以后就无法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神官了,这对他来说无论如何都是接


受不了的。




  「好吧,既然主人你还是不愿意,那我们就先撤退吧,那个杀人鬼就交给其


他人对付吧。」




  见尤里西斯还是满脸犹豫,艾娅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也并不


勉强。




  「嗯,我们快走吧,那个拉丝普汀也一起···」




  尤里西斯迟疑了片刻,看着满地的尸体,终于还是答应道,不过他也没忘了


还有一口气的拉丝普汀。




  可就在这时,那杀人鬼好像也和他一样注意到了还活着的拉丝普汀,慢慢走


到她身边,接着一把像提小鸡一样一把将她拎了起来。




  「他要做什么?」




  尤里西斯本想抓紧时机立刻带着拉丝普汀一起离开,却没想到那杀人鬼的动


作比他更快了一步,正当他有些自责的叹息又有一人要命丧其手,但只听「嘶啦」


一声衣衫破裂的声响,那杀人鬼却并没有像对付其他人一样立刻将其用残忍的方


式杀死,反而着魔一样嚎叫着将她抱住,赤红着双眼双手并用地疯狂撕扯起了拉


丝普汀宽大的披风和外衣。




  「主人,以我的猜测,大概···他是想做爱吧。」




  听到尤里斯西的疑惑,艾娅明亮的紫眸闪了闪,忽然露出了一个古怪微妙的


表情。




  「做爱?什么意思?艾娅你在说什么啊?」




  尤里斯西瞪大了眼睛,脸色一红,一下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有什么奇怪吗,主人?杀欲,性欲,那个面具本身就是以基于邪欲而生的


魔物,没有满足的话就会想要去满足,没有得到的话,就会想要去得到,不是很


正常吗?」




  艾娅满不在乎道。




  「可那个拉丝普汀是男的,那个面具所用的身躯也是男性,怎么可能会有这


种事?!」




  尤里西斯有些崩溃道,这样奇怪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




  「哎?难道主人你还没发现吗,那个魔导士明明是个女孩子啊,还是个对雄


性很有诱惑力的美少女呢。」




  艾娅调皮地掩嘴笑道,仿佛对尤里西斯的表情感到十分有趣。




  「什么?!她,她,她是女的?」




  尤里西斯又震惊了,扭过头去,赫然看到拉丝普汀的面纱和斗篷落在了地上,


露出了一头到肩的黑亮短发和白皙秀丽的面容,胸前鼓鼓胀胀的饱满突起,明显


是一个漂亮年轻的女孩子,而此刻的拉丝普汀双目紧闭,依旧还在昏迷之中,对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浑然不觉。




  就在尤里西斯还在惊讶中没回过神来之际,随着连续不断的衣服撕裂声响,


拉丝普汀身体上最后的黑色连体外衣也被那恐怖的杀人鬼撕成了碎布,下面包裹


着的窈窕娇躯瞬间就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柔嫩光洁的肌肤在黑夜中白皙的刺


眼。




  「我的至高神啊。」




  一位美少女纯洁无暇的娇躯突然全裸的出现在他眼前,凹凸有致的青春诱惑


部位全都看的清清楚楚,一览无遗,纯真的尤里西斯差点没有喷出鼻血来,他一


个十八岁的男孩子还远远没有到传说中那种枯井无波的至高境界,赫然面对如此


香艳的场面,实在是让他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主人,我们还不走吗,难道说你对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很有兴趣?」




  艾娅看到尤里西斯慌乱的反应,有些幸灾乐祸的笑眯眯道。




  「什么事情?难道···难道那个面具男真的想要···」




  尤里西斯全力平复着自己紊乱的气息,听到艾娅的话,立刻就想到了她之前


所说的猜测,心中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哈哈,看来我猜的没错呢,欲望的魔物本来就会忠于自己的欲望而行动。」




  艾娅忽然拍了拍手娇笑道,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尤里斯西身体一僵,只觉得


全身的血液都向大脑涌去。




  只见那浑身沾满了血肉的恐怖杀人鬼将昏迷不醒的拉丝普汀用像是端着撒尿


的姿势抱住,双手托着她大大分开的浑圆大腿,随着浑浊的呼吸一会儿干瘪一会


儿肿胀紧贴着她光滑的后背,下体一根又黑又长的铁棍似的物体随着那可怕的呼


吸声仿佛活过来了一样渐渐充血肿胀,直到变得像有婴儿手臂一般大小,在黑暗


中狰狞挺立,散发出无限的灼热欲望。




  「现在怎么办,艾娅?」




  如此骇人诡异的场面让尤里西斯的脸色一阵苍白,眼看着杀人鬼胯下那根狰


狞恐怖的东西一寸寸慢慢靠近拉丝普汀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毫无防备的蜜源,心


底的违和难受感他终于忍不住叫道。




  「怎么办呢?你想怎么办呢,主人?我们又不是那家伙的对手,反正今天他


都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也不缺这一个,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做些快乐的事吧。」




  艾娅舔了舔润泽的樱唇,露出了一个小恶魔似的表情,从空中落在尤里西斯


背后紧抱住了他,胸前的两团柔软在他的后背上不断磨蹭着。




  「但是···但是他要对她做那种事啊,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完全没有理会艾娅的日常的挑逗行为,尤里西斯有些气急地叫道,他也不知


道自己为什么一下子会这么生气,但就是感觉不能什么都不做。




  与此同时,那杀人鬼也没有闲着,黑亮的肉棍已经抵在了拉丝普汀的两腿之


间,硕大的冠头在入口处上下来回地慢慢摩擦着,仿佛正在作势蓄力。




  「可是主人你不是一直在袖手旁观吗?」




  被训斥的艾娅低声道,语气里满是委屈不解。




  「我哪有?」




  尤里西斯下意识道,可是立刻他就想到了什么,心里一虚,语调一下子弱了


下来。




  「如果一开始主人就使用魔王之书的力量,一下子就能把这个杂鱼打败,大


概这里的所有人也都不会这么凄惨的死掉吧,但我想这些人的性命对主人你来说


也根本无关紧要,所以也无所谓吧。现在那个魔导士不过又是一个对主人你来说


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为什么主人你会突然这么激动呢?」




  「不是的···我只是···」




  尤里西斯的心脏猛地一抽,低下头来,鼻子里闻到的血腥味突然变得格外浓


烈,看着身边横七竖八的碎尸,耳边好像有什么怨灵的声音在嚎叫着,质问着他,


让他浑身汗毛竖起。




  「好啦,主人,不要想这么多啦,我们还是快走吧」




  艾娅打了一个无聊的哈欠,又劝说道。




  杀人鬼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沉重,沙哑沉闷的声音仿佛一个破旧的风箱一般


回荡着,尺寸惊人的肉棍顶端分泌出了一股股恶心的粘液,随着他兴奋的挺动,


全部都淫靡的涂在了拉丝普汀粉嫩纯洁的蜜穴口上,为即将到来的冲刺做着润滑


的准备。




  美少女魔导士歪着脑袋靠在背后的怪物身上,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着,美


眸半睁,发出了低微的呻吟,似醒非醒,随着杀人鬼肉棍的摩擦,娇柔的身躯本


能反应似得扭动起来,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即将发生的可怕事情,下意识地挣扎起


来。




  「你说得对,艾娅,我一直在袖手旁观,但现在,我不想再逃避了,力量,


我要力量,什么力量都可以!」




  迷茫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尤里西斯猛地抬起头,握紧了拳头道。




  「主人,你太激动了。」




  「不,我很清醒,我知道如果使用了魔王之书的力量,我恐怕就不能成为神


官了,可是这样的事情在我面前发生,我怎么都不能够不管。所以,艾娅,这是


命令,给我力量,不管是什么,有什么副作用。」




  尤里西斯平静道,虽然他对魔王之书的力量十分抵触,但心中的正义让他绝


对不能够对这样邪恶的事情不管不顾,如果只是单纯的被杀死,那也没什么,本


来佣兵的工作就是在刀尖上跳舞,随时都会丧命,生生死死是常有的事,不需要


任何人同情,成为佣兵的人也大都有这个觉悟,但若在死前还要横遭凌辱折磨,


那就太悲惨了。




  「是,主人。」




  艾娅的声音似乎颇为无可奈何,但紫色的明眸里分明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芒。




  「以书魔使艾娅之名,沉睡在深渊中的魔剑啊,在契约的见证下觉醒吧!来


吧!深渊断罪!降临在吾主的手中吧!」




  随着艾娅的咒语,一把诡异的红黑色巨剑出现在尤里西斯手中,力量,强大


的力量疯狂的从那把叫深渊断罪的红黑色巨剑上冲进了尤里西斯体内,如此强大


的力量让尤里西斯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将被这股无比强悍的力量撑爆。




  痛,难以言喻的痛,深入骨髓的痛,恐怕传说中地狱的酷刑也不过如此,这


种痛苦,远远超过了尤里西斯上次被杀人鬼短刀刺穿心脏时的痛苦。




  「啊!啊!啊!」




  尤里西斯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这种痛苦是在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主人,你一定要撑住,这是魔剑和你身体里的魔王之血共鸣的阶段,只要


过了这个阶段,你就能使用这把剑了,那时你就拥有打倒那个面具男的力量了。」




  艾娅看着尤里斯西痛苦至极的模样,不断为他打气。




  尤里西斯紧紧抓着魔剑,浑身的血液都似在沸腾,他的双瞳变成了耀眼的金


色,肌肉上浮现出一个个神秘的金色符文。




  「啊···啊!!!」




  可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痛苦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天际,但这并不是尤里斯西


的声音。尤里西斯心里一沉,有所感应地朝前向拉丝普汀看去,所见的丑恶骇人


的景象顿时让他的脑海内一片空白。




  没有任何迟疑的冲刺,那根原本还慢悠悠地在拉丝普汀两腿间摩挲的粗大肉


棍毫无征兆地骤然狠狠插入了她的蜜穴之中,一下子就没入了大半,与她的下体


紧紧连接在了一起。




  鲜艳的处子之血绽放,在紧密的结合处缓缓流出,就在尤里斯西面前,怪物


血管暴起的粗黑肉棍将美少女魔导士娇嫩的蜜穴毫不留情地大大撑开,然后一路


到底地深深插入,一切都让人觉得说不出的凄美。




  「啊···啊···啊!!好痛···我···在哪?啊···」




  被锐物刺穿的强烈痛楚让拉丝普汀睁开了眼睛,一双如翡翠般剔透的碧绿美


眸里还满是刚刚清醒过来的迷茫。




  「这···这是什么!!啊···咿···好···好痛···等一下···啊···啊!!!」




  下身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一根丑陋粗长的肉棍深深捅进了体内,自己的身


体一丝不挂的被那恐怖的杀人鬼用一个极为羞耻的姿势抱着,拉丝普汀终于完全


意识到现在正发生在她身上的可怕事实,在她昏迷的时候,她被侵犯了,还是被


一个丑陋可怕的怪物。




  怪物恶臭火热的呼吸喷在了她的面颊上,满是暴起蠕动血管的双手紧抓着她


的大腿往两边强行大大掰开,灼热又粗硬的肉棍在她的花径内缓慢移动,摩擦着


娇嫩干燥的肉壁,恐怖的感觉让拉丝普汀全身都在颤抖。




  「啊···啊···嗯···放开我···啊···」




  恐惧痛苦到了极点的拉丝普汀着想要挣脱杀人鬼的钳制,可稍稍一动就感到


全身发痛,特别是被怪物的肉棒贯通的下体更是火辣辣的难以忍受的疼痛,被重


创后魔力耗尽的美少女魔导士现在根本没有一点能够反抗的力量。




  拉丝普汀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挣扎似乎反而让这个杀人如麻的怪物更


加兴奋了起来,粗大的肉棍已经适应了拉丝普汀处女蜜穴的紧凑,他从面具下面


边缘处伸出了蛇一样猩红细长的舌头,舔舐着拉丝普汀滑嫩白皙的面颊,留下了


一条条散发着恶臭的口水线,壮实的腰部逐渐发力,粗长远超常人的肉棍随着强


烈的欲望开始在美少女魔导士的初经人事的娇嫩花径内狂暴抽插起来。




  「啊···啊···这是···嗯···唔···啊···哈···不要动···啊···啊···好痛···啊···停下来···


不行···啊···啊···」




  还未湿润的柔嫩肉壁被怪物硬如黑铁的肉棍凶暴地摩擦着,柔软光洁的小腹


上甚至隐隐出现了怪物肉棍的凶恶形状,紧致的花径被强行扩张的剧烈疼痛让拉


丝普汀挺直了腰肢,冷汗直冒,张大小嘴吐着香舌急促的娇喘着,美眸微微翻白,


好像随时都会闭过气去。




  「艾娅,还没好吗?」




  拉丝普汀痛苦的绝叫声和怪物刺耳的喘息声不断在尤里西斯的耳边回响着,


激烈又凄惨的交媾场面极近距离的在他面前上演,尤里斯西心急如焚地大叫道,


可是那力量共鸣的阶段就似永远都不会结束。




  「主人,很快就会结束的,你不要这么焦急。」




  艾娅提醒道,可她话音未落,就见尤里西斯脸上忽然露出了极为痛苦的神情,


所有金色的符文在一刹那轰然消散。




  「唔···」




  尤里西斯像是虚脱了一样蜷曲着趴在了地上,眼中的耀眼金色渐渐褪去,接


着他张开嘴就突出了一大口金红色的鲜艳血液。




  「主人,你没事吧?」




  艾娅急忙上前扶住他。




  「这是怎么回事?艾娅,我···失败了吗?」




  尤里斯西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看着艾娅失落道。




  「主人你太着急了,引起了深渊断罪的暴走反噬。」




  艾娅失望道,原本打算借这个好机会让尤里西斯接受魔王之书的力量,但没


想到竟然会失败,这下恐怕所有的计划又要推迟不少时间。




  「再来一次,艾娅。」




  尤里西斯不甘道,他已经能感觉到刚才离成功只差一步,没有魔王之书的力


量,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不行,主人你身体现在的状况已经无法再承受一次力量共鸣了,会死的。」




  艾娅一口就拒绝了,力量共鸣所带来的身体负荷她比尤里西斯了解的还要更


加清楚,现在再来一次的话恐怕尤里斯西立刻就会承受不住爆体而亡。




  「死吗,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不行吗?」




  尤里西斯知道艾娅没必要骗他,他现在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实在是伤的很严重,


随即给自己用了一个治疗的光系魔法,可根本就没有恢复多少。




  「主人,我们还是快走吧,要是一不小心被那个杀人鬼发现就真的大事不好


了。」




  艾娅又劝说道,在她看来这里实在是没有再继续待着的意义,拉丝普汀的生


死对她和尤里西斯来说也根本没什么关系。




  「可是···」




  就在尤里西斯犹豫的时候,拉丝普汀却还在承受着地狱式的折磨,不仅是身


体上的痛楚,还有心灵上的屈辱。




  怪物狂风暴雨般强力的抽插一刻都不曾停止,坚硬如铁的肉棍飞速地在拉丝


普汀的蜜穴内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深深的捅到能够进入的最深处,再猛地拔出,


又狠狠插进去,反复大力挺动着就似要将她的肚子捅穿一样。




  「啊···啊···不要···啊···嗯···嗯···啊···」




  拉丝普汀痛苦地摇晃着脑袋,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所沾湿,只希望这不过是一


场恶梦,可腔道内火辣充实的异样感和怪物的肉棍直达花心的强力冲击无时不刻


地在提醒她正在被怪物所侵犯的事实。




  恐怖,屈辱,惊恐各式交错的情感让她的脑海一片混乱,痛楚的感觉随着蜜


液的润滑渐渐消退,可随之而来却是慢慢增强的快感,在怪物肉棍的抽查下所产


生的肉欲快感。




  「啊···怎么会···不要···我不要···啊···啊···嗯···放开我···啊···啊···啊···」




  拉丝普汀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的身体在一个怪物的强暴下所产生的快感,她不


知哪来的力气狂乱地扭动着身体想要脱离,可那恐怖的杀人鬼在满足欲望之前又


怎么可能让怀里的女人逃走。




  就见他嘿嘿怪笑了一声,双手猛地一松,接着肉棍狠狠往上一顶,刹那间,


借着向上的冲刺和拉丝普汀的体重,怪物那粗大的肉棍一下子突破了层层阻碍,


重重撞击在了柔嫩的花心上,巨大强烈的冲击顿时让美少女魔导士难以忍受地发


出了响亮高昂的娇吟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唔···咕···唔···哈···」




  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着,那狠狠直达花心的重击让她在一瞬间真的有了肚子


被捅穿的错觉,拉丝普汀面色惨白地仰着脑袋,大张着小嘴,瞳孔失去了焦距,


透明的津液从嘴角流下,喉咙里咿咿呀呀发出了一系列意义不明的音节,整个人


就像一个精巧的洋娃娃一样身体后弓地挂在那怪物的身上。




  感受到怀里的泄欲的玩物安静了下来,那怪物的面具后面发出了得意刺耳的


笑声,他挺直了高大的身躯,双手并没有再去托住拉丝普汀的身体,此刻的恐怖


杀人鬼,竟然仅凭着自己粗大的肉棍就支撑住了美少女魔导士身体的重量。




  粗大的肉棒几乎全根插进了拉丝普汀的蜜穴之中,青筋爆出,充满了暴虐的


气息,接着那怪物炫耀似得挺动着肉棒,让拉丝普汀雪白无暇的赤裸娇躯随着他


的挺动上下摇晃,从远处看去,两者仿佛真的结为了一体。




  尤里西斯捂着还在发痛的胸口,注视着所有的一切,眼中挣扎着,面色极为


难看,那杀人鬼的肉棍就这么在他的注视下,一手握住了拉丝普汀柔软的腰肢,


另一只手伸到了她饱满高耸的胸口,来回把玩着美少女魔导士那对随着起伏剧烈


弹跳的雪腻乳球,凶恶粗大的肉棍搅拌着花径内不断分泌而出的蜜液,又开始在


拉丝普汀的蜜穴内肆意耸动起来,咕唧咕唧地发出了淫靡的水声。




  「啊···啊···不要···快停下···啊···有谁来···嗯···啊···」




  感受到花心上传来的阵阵冲击和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拉丝普汀慢慢从恍惚中


回过神来,虚弱地呻吟着,翡翠似得碧绿美眸黯淡无光,充满了无限的绝望。




  亢奋地喘着粗气,怪物紧抱着拉丝普汀将她的身体固定,像是使用着一次性


的飞机杯一样挺动着粗长狰狞的肉棍,一次又一次地挤开美少女魔导士紧凑的腔


壁,硕大坚硬的龟头敲打着拉丝普汀娇嫩的子宫壁,就似要破口而入。




  「啊···啊···啊···啊···」




  白皙的耀眼的肌肤上渐渐显现出了不自然的粉红色,在怪物凶暴地抽查下,


如浪潮般下来的快感让拉丝普汀吐着香舌难以抑制地娇喘着,可爱的脚趾蜷曲在


了一起,修长的双腿蹦的笔直,连最后的理智都似要被淹没。




  交合的水声越来越响亮,紧密的结合处随着肉棍大开大合的进出不断有水花


四溅,慢慢泛起了白沫,拉丝普汀无力地低着脑袋,浑身香汗淋漓,俏丽的脸蛋


上浮起了了娇艳的晕红,像是人偶一样无助绝望地承受着怪物粗暴的侵犯。




  怪物激烈的抽插不知持续了多久,也许不过是很短的时间,但对拉丝普汀来


说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很快的,怪物的身体颤动了起来,面具之后响起了似


乎在压抑着什么的沉闷声响,原本已经膨胀的过分的粗大肉棍猛地又涨大了一圈。




  剧烈的抽插戛然而止,怪物的肉棍猛然插到了拉丝普汀蜜穴的最深处,紧紧


抵住了她的花心,越来越火热,静静地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啊···怎么回事···要···要···干什么···难道···咕···唔···不要···不要···不要在里


面···不要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休止让拉丝普汀有了极为不安的预感,让她本能地想要逃离,她


注视着与那和怪物紧密连为一体的地方,看着那开始微微颤抖的粗黑肉棍和不断


收缩的肉袋,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的似的,惊恐地大叫起来,晶莹的泪水不受控制


的从眼角流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拉丝普汀的悲鸣之中,怪物的精液就似激流一样喷射而出,灌满了她的腔


道和子宫,得以畅快发泄的怪物一边享受着射精的快感,一边随意大力搓揉着拉


丝普汀的丰盈雪乳,发出了刺耳的嘶吼声。




  「啊···啊···好烫···啊···好烫···不要···啊···啊···」




  一股股浓厚黄浊的精液无休止似的地射在拉丝普汀的体内,火热黏腻的恶心


感让拉丝普汀的芳心彻底碎裂,她注视着结合处逆流而出的黄浊液体,美眸中的


最后一丝光辉也消失不见了




  「啊···哈···啊···」




  足足喷射了一分多钟,怪物的射精才总算停止,大量注入的精液让拉丝普汀


小腹也微微胀大了起来,就似怀上了两月的身孕,逆流而出的精液将结合处弄得


一片狼藉,顺着拉丝普汀光洁的大腿流下,此刻的美少女魔导士目光涣散地仰着


脑袋,满脸都是泪痕,憔悴虚弱的神情彻底失去了往昔的神采。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犹豫中的尤里西斯发现自己面对着眼前这淫虐的场面,


竟然两眼发直的看呆了,那一幕幕让他厌恶愤怒的淫辱画面渐渐地就似有着什么


难以言喻的邪恶魔力,吸引着他,让他目不转睛地看下去,复杂的感觉在心底扩


散,尤里西斯在为拉丝普汀的遭遇感到悲哀愤慨的同时,竟然好像忽然还出现了


这么的一丝兴奋。




  最后眼看着怪物黄浊的精液在拉丝普汀的蜜穴内彻底中出,耳边传来美少女


魔导士濒临死亡般的痛苦惨叫,尤里西斯咽了口口水,低下头去,赫然难以相信


地发现自己的肉棒竟然也不受控制地硬了起来,心底那丝怀着愧疚的兴奋感也变


得越来越强烈。




  就这样,继续,把她弄得七零八落吧。




  「不行,尤里西斯,你在干什么?」




  邪恶龌蹉的念头一闪而过,尤里西斯的心脏一抽,忽然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怎么可以,作为一个以神官为目标的人,怎么可以产生如此污秽的邪念。




  尤里西斯的大脑有些混乱,他摇晃着脑袋想让自己清醒过来,他不知道自己


怎么会产生如此恶意的念头,但这想法就似一个毒瘤一般在他脑中盘之不去,越


是愧疚越是感到兴奋,就好像有什么邪灵附在了他的身上。




  「主人,你怎么了?」




  艾娅也发现了尤里西斯的不对劲,关切问道,不过饶是她,此刻也没有想到


尤里西斯的心中正经历怎样的挣扎。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艾娅,我一定会成功的。」




  尤里西斯的面色从未有过的狰狞,那邪恶的念头就似毒虫一样在噬咬着他未


受污染的心灵,这感觉让他感到像是要发疯,只有完全证明的坚定信念才能克服。




  「不行啊,主人,真的会死的。」




  艾娅好似被尤里西斯的表情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坚决反对道。




  「快点,艾娅,不然的话,我现在就要死了,相信我。」




  尤里西斯抱着脑袋大叫道,耳边又传来了拉丝普汀被那恐怖杀人鬼侵犯的哀


鸣,紊乱的情感让他感觉胸膛闷涨地似要裂开。




  「以书魔使艾娅之名!深渊断罪!降临在吾主手中吧!」




  艾娅踌躇了一会儿,咬了咬贝齿,也似乎下定了一个巨大的决心,再次念起


了咒语。




  那红黑色的巨大魔剑又出现在了尤里西斯手中,这一次,尤里西斯几乎是狠


狠地握住了魔剑,庞大的力量所带来的撕扯着身体的疼痛对他来说好似已经感觉


不到,他脑中所想的只有得到强大的力量,杀死那怪物,将自己从噩梦般的邪念


中解放出来。




  「啊···啊···唔···哈···好烫···好粗···啊···哈···啊···啊···」




  在拉丝普汀体内海量的一次射出后,那怪物显然还没有满足,稍稍停了停就


又挺动起了巨大的肉棍,每一下抽插,都从交合处挤出了大量射入的精液,随着


怪物不断大力有节奏地抽插,已经濒临崩溃的拉丝普汀的呻吟声也变得越来越娇


媚撩人。




  「啊啊···啊···顶到了···顶到了···哈···啊···要···要坏掉了···裂开了···啊···啊···」




  意识渐渐模糊,强烈的快感已经完全压过了被怪物强暴内射的痛苦,拉丝普


汀神情恍惚地半眯着碧绿的明眸大声娇喘,春情勃发的俏脸上似要滴出水来,吐


出的舌尖上不断有晶莹的口水线滴落,一对饱满挺拔双峰不断上下剧烈甩动着,


摇曳扭动的雪白娇躯随着怪物的抽插挺动显露出一种狂野的魅惑。




  尤里西斯的双瞳再次变成了耀眼的金色,带着一丝破釜沉舟的决意,他不顾


一切地吸收着魔剑传递给他的力量,越是强烈的痛苦意味着越是强大的力量,身


体上再次出现的金色符文前所未有的闪耀。




  突然间,剑的护手处的那只眼睛「喀」的一声睁开了,在那只诡异的眼睛睁


开后,深入骨髓的痛一下子就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得


足以破坏一切的力量在他身体内流动。




  「啊···唔···唔姆···唔···哈···哈···唔···」




  在另一边,那怪物抓着拉丝普汀的双臂疯狂的挺动着沾满了精液和爱液的肉


棍在她的蜜穴内发泄着无休止的欲望,同时将长长的恶心舌头伸进了美少女魔导


士大张的小嘴里肆意搅拌,舔舐着她甜美的香津。




  「哈···唔···啊···啊···又出来···精液···哈···精液···啊···要被···射穿了······啊啊


···好烫···啊···」




  没有多久,伴随着怪物那丑恶肉棍的一阵颤抖,大量浓稠的精液再次全部射


在了拉丝普汀的体内,浩浩荡荡地注入了她已经完全被突破的子宫圣地,已经被


操干到神志不清的拉丝普汀吐着火热的诱惑气息,语无伦次地放浪呻吟娇喘着,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该结束了!去死吧!」




  忽然间,一道红色的剑光照亮了整条街道,那刚刚在拉丝普汀身上发泄出来


的杀人鬼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那包含了无数斩击的红色剑光斩成了无数块。




  尤里西斯握着红黑色的魔剑,稳稳地接住了失去支撑而向前倒下的拉丝普汀,


不过见识过那杀人鬼恐怖的再生能力,他不敢掉以轻心,马上挥剑向那面具斩去,


可出乎意料的是,那个面具居然挡住了深渊断罪的攻击,没有半点伤痕。




  「艾娅,这是怎么回事?」




  尤里西斯焦急道。




  「主人,你本身的力量太弱,即使得到了深渊断罪的一部分力量,也不过勉


强达到七级而已,要破坏这个面具,你必须有八级的力量才行。」




  「那该怎么办?」




  「没关系,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以书魔使艾娅之名,暗次元空间,开启!」




  随着艾娅的咒文,一道黑色的裂缝出现在面具上方,轻而易举地就将地上的


面具吸了进去。




  「艾娅···」




  「主人,还有什么事吗?」




  「我在想···虽然救下了她,可是怀有这样可怕的记忆,会不会让她很难接受。」




  解决了面具的问题,尤里西斯看了看又昏迷了过去的拉丝普汀,有些担忧道,


毕竟这样可怕的事情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是一场难以忘怀的梦魇。




  「主人,你可真是太善良了,竟然都想到了这里。不要紧,我可以修改一下


她的记忆,这样她就不会记得这段经历了,但是她一定会记得是主人你舍身救了


她的。」




  艾娅嘻嘻笑道,紫色的眼眸调皮的眨了眨。




  望着艾娅人畜无害的可爱笑颜,尤里西斯忽然感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好像


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