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天使_另类小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性欲天使
性欲天使




刚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太好,又听到隔壁室友跟她男友做爱传来的声音,被挑起了情欲,一时无聊便打开了电脑上网,想也不想的就点进了成人聊天室




才上线没多久,便有一堆猪哥前来打招呼,有一个自称强奸累犯的网友,引起了我的兴趣,他不断告诉我他强奸女生的经过,以及凡被他的大懒叫强奸过的女生,从抗拒转而淫荡的过程




不知不觉中,我发现我的内裤底已出现了水渍,我淫穴内的淫水已不断的涌了出来,他还说他有一票跟他同好的哥儿们,只要是他觉得好干的女生,他一定会找机会跟他们分享,痛痛快快的玩一场大锅炒的轮奸游戏,而那个被他选中的女生,也会被调教的像欠干的母狗一样,跪在地上舔着他们的大懒叫求他们强奸她,还会自己拨开烂B给他们插,淫贱到一个不行




听到这里,我的手已不知何时插入淫 里,磨动时也发出了淫糜的水声,他接着说,女生天生就是欠干的母狗,尤其被他们干过之后,都会露出淫荡的本性来




他问我有没有被人强奸过,我回答:「没有」,他又问我有没有幻想过被人强奸,甚至是轮奸,我想了一下,便诚实的回答:「有」,他再问我有没有跟网友干过,我回答: 「没有」




我告诉他我刚被男友甩了,室友又在隔壁做爱,一时情欲难耐,才会上成人聊天室聊天,他接着怂恿我出去来一场友谊赛,试试什么叫强奸游戏,我犹豫了,虽然以前也曾跟不是男友的男生发生过关系,但从未跟素未谋面的男生做过,总是觉得怪怪的,但在他一再的劝说诱惑之下,他并保证若见了面,我不中意可以打退堂鼓,我终于答应了,约定一小时后在圆山捷运站见面。




当我到了捷运站,便看到一辆红色轿车停在路边,车旁站着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生,他上前跟我打了招呼,我便上了他的车直上阳明山,他告诉我他叫阿正,是体育学院的学生,到了阳明山他将车停在第二停车场,便带着我进了阳明山公园




我们走到公园的角落,便找了椅子坐下闲聊,聊了好一会,他的动作和言语就越来越大胆了,他问我奶子有多大,我不好意思的告诉他:「33D」






「哇!大奶妹喔!我摸摸看。」




没等我回答,他的手已不客气的往我胸部上抓,我紧张的用手挡住我的胸部,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根本档不住他,他在衣服外抓了一会儿,便解开二个扣子将手伸到衣服里,并将我的胸罩往上推,顿时我的奶子便弹了出来,他的手指有技巧的揉捏着乳头,我害羞的想推开他的手「不要…会被人看到的!」




「怕什么?看到就看到啊!这样不是更剌激!」




我的乳头本来就很敏感,他才捏了一会儿,我已经开始靠在他肩膀上喘气了,他低下头在我耳边呼气:「怎么?很爽喔!想要了吧!」




我的理性矜持的摇着头。




「不想啊!怎么可能,我摸摸妳的骚穴看有没有湿!」




我还沉醉在乳头的快感,来不及反应之下,他已掀开我的裙子将手指从内裤底端插了进去,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也叫了出声来:「啊…不要!」




他手指使力的在我骚穴里转动抽插着,隐约听到了淫水磨动的声音,我的手象征性的推了他的手几下,但嘴里也忍不住的淫喘着:「啊…啊…不要…呃…呃…」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妳自己听听妳的淫水流的好多喔!声音好大耶!真他妈是个好穴,有够贱的,这么容易就湿了!」




「啊…啊…不要…不要…快抽出来…啊…啊… 」




他根本不理会我,低头便含住了我的乳头吸吮,手指使劲的在骚穴里转动抽插着,不断的发出了噗啧噗啧的淫水声,我沉浸在这种快感当中,口中的淫喘声渐渐的加大了




接着他站起身,大胆的拉下裤拉链,将他 大懒叫掏了出来,不客气的顶在我面前:「来!帮我吸懒叫,待会儿准叫妳爽死!」




我不愿意的闪躲着,但被他掐住脸脥逼的张开口,他的大懒叫随即顶了进去,我的头被他控制着,我只好顺从的舔弄他的龟头,他舒服的发出轻微的喘息声,也开始缓缓的抽动起来,正当我卖力的帮他吸懒叫的同时,不远的转角处走来了两个人,看样子是对情侣,他们讶异的停住脚步看着淫乱的我们,我惊觉的推开了阿正:「有人来了!」




阿正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得意的笑着,还故意把鸡巴在我脸上顶了几下:「怕什么?叫他们一起来玩4P啊!」




「我不玩了!」我赶紧起身整理好衣服,便快步的向停车场走去,阿正见状便跟在后头追着我。




到了停车场,阿正用摇控器开了车门,我便急着要上车,但却被阿正从身后拉住,我转头才发现,阿正的懒叫居然没有收进裤子里,只是用衬衫盖住,他拉开了后车门:「急什么?再玩一下嘛!」




「我不要玩了,我要回家!」我挣扎着想挣脱他,却被他一把推进了后座里去,他压着我再度将我上衣撩起,脚也用力的叉开我双腿,粗鲁的扯下了我的内裤。




「不要…放开我…不要!」我死命的挣扎着。




「操!装什么装,臭贱货,妳出来不就是想被我干吗?还装什么?」阿正张口就吸吮我的乳头,另一只手也用力的捏着我另一个奶子。




「我没有装…我不玩了…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拼命挣扎着,却怎么也推不开压在我身上的他。




「操!贱货!看我怎么强奸妳!」阿正掀开我的裙子,将我的双脚用力向上压,猛力的将他的大懒叫插进了我的骚穴里。




「啊…不要…快拔出来…不要…啊…啊…」我被他猛力的顶着骚穴,哭叫的求着他。




「操!臭婊子,这样强奸妳爽不爽啊!我操死妳这个臭B…」阿正用力的插到底。




「不要…不要…啊…啊…求求你…不要…啊…啊…」我哭求着他,但下身却传来阵阵的快感。




「操妳的臭B,真他妈的好干,我操死妳!」阿正干的更用力了。






「啊…啊…啊…啊…」在他的猛力干弄之下,终于我只能发出不断的淫浪叫声了。




「干!爽了吧!贱货!刚才还装什么装!现在爽的只会淫叫了是吧!」阿正不客气的羞辱着我。




「啊…啊…没有…啊…啊…我没有…」我用仅剩的意制力摇着头。




「操!还在假仙!」阿正生气的将鸡巴拔出,再猛力的顶了进去,反覆了好几次,每当他用力顶了进去的同时,我也跟着高声淫叫出声来。




「贱货!这样强奸妳爽不爽啊!说啊!爽不爽啊!我操死妳!」




「啊…啊…啊…爽…啊…啊…好爽!」我受不了他这般的干法,终放放弃了顽强的抵抗,诚实的回答心中的感受。




「操!真贱耶!被人强奸还说爽,真是烂货一个!」阿正不断的羞辱着我,但我心中不但没有厌恶,反而有一股快感产生,难道我真的很贱?




他见我不再反抗,便双手抓着我的大奶子用力揉捏着,下身的懒叫也加速的抽插着,我被干的淫叫不止,他接着大胆的将我下身拖出车外,要我趴着让他站在车外从后面干,我两手撑在座位上,两颗大奶子在他的抽插之下,不断的晃动着,我的屁股被他撞击的啪啪作响。




「贱货!这样打野炮剌不剌激啊?妳的大屁股露出来了耶!那边有人在看我干妳喔!」阿正用言语不住的剌激羞辱着我,而我趴在后座里看不到外面,根本不知是否真有人在看我们,但在阿正的形容之下,我似乎感到更加的兴奋了,没多久下身就传来一阵酥麻,我知道我要高潮了,而阿正也抱着我的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我高潮之后,阿正也抽出了他的大懒叫,抵住我的屁眼射精了




我趴在座位上喘息着,享受高潮过后的余温,当我起身时,阿正要求我帮他将懒叫上残余的精液舔干净,才放我回前座送我回家,但他却怎么也不肯让我将内裤穿上,并将我的胸罩一并没收,说是要当战利品,拿回家作纪念,我也无力再反抗,只有任由他将我的胸罩与内裤拿走。




沿路上阿正不时的看着我淫笑着:「小骚货,看妳满身是汗,很热吧!我们开窗户吹吹自然风好不好?」




「随便你!」我不敢直视他,将脸别向窗外。




阿正将我这边的窗户降下,言语上也开始轻挑了起来:「小骚货,刚才那样强奸妳,有没有很爽啊!听妳叫的那么浪,乱淫荡一把的。」




听到阿正这么说我,我羞愧的不发一语,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妳的烂B真是极品耶,又紧又会夹,水又多,插起来噗啧噗啧的响,再配上妳那对晃得不能再贱的奶子,还有妳那张看起来就欠人干的脸,叫人不狠狠的干妳都觉得对不起妳!」




阿正的用词越讲越低级,我终于再也听不下去了:「够了,你不要再讲了好不好!干都被你干了,还要让你这样羞辱吗?」




「哟!小骚货生气啦!跟妳开开玩笑嘛!刚才有没有弄痛妳啊!让我看看!」阿正嘻皮笑脸的哄着我,正巧遇到红绿灯,他将车停了下来,右手绕过我的肩膀,左手掀开我的上衣,握住了我的大奶子。




「你干什么?放手啦!」我紧张的想推开他的手,但他的手紧握着我的大奶子不放,并用力的捏着。




「我看看妳的贱奶有没有被我捏坏了呀!」阿正把我的大奶子捏的变型,并用虎口夹着奶头玩弄着,这时一辆机车在我们车旁停下,车上的男骑士惊讶的看着我们。




「快放手啦!有人在看我们了,你放手啦!」我挣扎着想推开阿正,但肩膀被他紧紧扣住,根本动弹不得,而阿正看到有人在看,似乎更故意要表演给他看,他的右手从我肩膀往下压,握住我的右边奶子,而左手更掀开我的裙子,将我没穿内裤的下身都露了出来。




「小骚货,我帮妳看看妳的烂B刚才有没有被我插坏了,我看看有没有肿起来呀!」顿时我的奶子和下体全被那机车骑士一览无遗,阿正更过份的将中指插入骚穴,用大拇指按住我的阴蒂玩弄着,那机车骑士看的目瞪口呆,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你干什么?你放手,求求你快放手!」我挣扎着向阿正求饶,但阿正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他插在我骚穴内的手指不停的转动着,连带按在阴蒂上的大拇指也跟着磨动,而夹在右手虎口下的奶头,也被他用右手拇指挑逗着,我的情欲似乎又被他挑起,跟着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小骚货,妳怎么又湿了,又想被干了是吧!妳好淫荡喔!」阿正像是故意表演给机车骑士看的,加重了手指上的力道,我的手虽然挥舞挣扎着,但生理上的快感让我也不由自主发出了声音,机车骑士看傻了眼,连绿灯亮了都不知,直到后面车辆按喇叭,才依依不舍起动车子离开,阿正也得意的放开我起动车子,我真是觉得羞愧难当,赶紧将上衣拉下:「你…你太过份了!」




「玩玩嘛!妳不觉得这样很剌激吗?妳会跟我出来,不也是来找剌激的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我被阿正说的不知如何反驳,只能哑口无言。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我家门口,我头也不回的下车去开大门,我住的是四层楼的旧公寓,阿正下车追了过来,我开了大门进入,转身便紧张的要将门给关上,但被阿正硬是推开,跟着进到楼梯间。




「你…你要干什么?」我紧张的问。




「没干什么啊!跟妳爽了一晚上,都还没亲過妳,想跟妳吻别一下嘛!」




说完就硬将我压在墙角,强吻了上来,我挣扎着,但头被他用力固定住,身体也被他压制住,我毫无抵抗的能力,他的舌头无赖的伸进我嘴里,灵活的翻搅着,手也没闲着,伸进我的上衣内,挑弄着我敏感的奶头,一股电流窜入我心底




我不自主的双手环绕他肩头,热情的回应着他,他的手更进一步伸进我我裙底,手指插入我那已湿淋淋的骚穴里,我舒爽的淫叫出声来,他拉着我的手将他裤档内不知何时已硬了的懒叫掏出,抬起我的右脚,将我压在墙上,扶着懒叫抵住我的骚穴,用力的顶了进去,我高声的浪叫起来,但随即惊觉怕被邻居听到,赶紧用手捂住嘴巴




他猛力的向上顶着:「小骚货,干嘛?怕被人听到啊!这样干妳爽不爽啊?爽就要叫出来啊!不要忍呀!」我捂住嘴巴摇头回应着,但仍发出压抑的淫浪声。




「臭婊子,妳叫啊!让全公寓的人都听到,然后下楼来看我是怎么干妳这个烂货,再叫大家给妳来顿大锅炒,那妳会更爽死喔!好不好啊?」




我仍捂住嘴巴摇着头,但已被他干的站着直发抖,他接着叫我趴着扶着楼梯扶手,从后面又狠狠的干了进来,他趴在我身上,双手向前握住我一双大奶子揉捏着,下身仍不断的冲剌着:「臭婊子,妳真他妈好干耶!妳看妳自己像不像路边的母狗啊!随时随地都可以让人家上,真他妈够贱的!」




我一手扶着楼梯扶手,被他干的快感连连,那只捂着嘴巴的手不时的放开,发出淫浪的叫声,他加快速度发狂的干着我:「臭婊子…插烂妳的臭B…我操!干死妳…贱货…操妳妈的…母狗…我操死妳…」




我在他这种狠干之下,子宫内喷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阴精,随着阿正大懒叫在我骚穴内的抽插涌出,早已流湿了我整片大腿 阵阵高潮过后我两腿发软,整个人摊在楼梯上






阿正扶着他的大懒叫,朝着我的脸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并强迫我张口将他懒叫上的精液舔干净,他蹲下身来,使劲的在我奶子上甩打了两下,再将我脸上的精液抹在我大奶上,用力的揉捏着:「怎么样?大奶子贱货,被我干的爽不爽啊?妳好像高潮了很多次喔!说真的,妳妈怎么把妳生的那么欠干!这么随便就让男人约出来干,真的有够贱的!记得啊!下次妳烂B再痒的时候,一定要call我喔!我会好好喂饱妳的!」




他接着在我被他干的红肿的阴蒂上捏了一把,才得意的起身离开,我缓缓的爬起身,抬着发软的双脚上楼,我真的觉得自己好下贱,为了一时的好奇,却被一个陌生男人轻易的干上了,还被无情的羞辱一番,但却又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好怕我会从此爱上这种感觉,当他下次再约我时,我无法对我自己保证,拒绝的了 他的诱惑,我该怎么办?他再约我时,我还能再跟他出去吗?谁能告诉我?




(二)在浴室内被硬上




我拖着全身发软的身子进了家门,我走向浴室想洗清被网友阿正奸污的身子,那知正当我经过室友房门时,她男友阿杰正巧拿着茶杯开门走出,我缓步的经过他身旁,阿杰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直到他嘴角露出一丝淫笑,我才警觉我满脸的精液都被他看在眼里了,我慌忙的进了浴室清洗干净,便赶紧进房睡觉了。




阿杰是我前男友的学长,我很担心他会将我这般贱样告诉他,那我的脸到时就不知往那儿搁了。




隔天早晨我还在睡梦当中,室友小敏上班前敲了我房门,她告诉我阿杰还在她房间,睡到中午就会回部队了,叫我不要介意,我点头答应,她就放心出门了,我因为今天没课,就打算继续睡到下午再起床,因昨晚被阿正干到腿软,我体力还没恢复,没多久我就昏昏沉沉又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幽幽的醒来,转头看了一下闹钟,已经下午二点了,我起身出房门,打算到浴室去梳洗,走到了浴室门口,我正想开门进去,没想到这时浴室门开了,我惊见阿杰全身赤裸走了出来,我惊叫了一声,赶紧别过头去,阿杰见到我竟没有闪避的意思,反倒很自然大方的对我说:「妳要用浴室吗?我刚洗完澡,妳可以进去了。」




我点点头,避开他的目光,想快步进到浴室,但阿杰以乎故意挡住我的去路,有意无意的用身体磨蹭我,当我闪过他的身子时,他的手不经意滑过我的胸前,同时故意抓住我的手,去抚摸他那根硬挺挺的大鸡巴,我关上浴室门时,我看到了阿杰露出了一丝淫笑。




我站在镜前看着羞红了脸的自己,我习惯裸睡,我睡衣里面空无一物,我想阿杰刚才一定是发现了我没有穿内衣吧!说实在的,阿杰有一付好身材,他赤裸的身体,有着完美的线条,与充满男性魅力的肌肉,尤其是他下体那根雄壮的大鸡巴,刚才居然直挺挺的在我面前展露,想到这里,我感到身体内有一股热流,我的淫穴竟无耻的湿了,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可是我室友的男友啊!我该担心的是,阿杰昨晚看到我满脸精液的贱样,他不知做何感想?




我刷牙洗脸完毕,站在门内发呆了好一会儿,想着等会儿,该怎么面对阿杰,万一他问起昨晚的事,我该怎么回答,并拜托他不要将昨晚的事告诉我前男友阿义。




我终于决定,他若不问,我就当没事发生,赶紧回房不要面对他就好,我准备开了门就马上快步回房,谁知当我打开浴室门的那一刹那,阿杰竟仍然全身赤裸的站在浴室门外,并伸手住我胸部抓去,我惊讶的想推开他,他另一手扣住我的颈子,将我推进了浴室里。




我被他压在墙上,他抓在我胸前的那只手,用力的将我睡衣扯开,顿时睡衣扣子掉落,我睡衣内全身赤裸的身体被他尽收眼底,他的大手握住我的大奶子用力的揉捏着:「操!我猜的果然没错,妳这骚货,果然里面什么都没穿!」




「阿杰你…..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我挣扎着,但一个弱女子的力气怎抵的过一个强壮的男子,我仍被他压在墙上动弹不得,只能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毫无意义的扭动我的身体挣扎着。




「干什么?妳看不出来吗?我要干妳啊!」他身体压了上来,并将手往我下身的淫穴摸去。




「不要…..不要….你住手….」我挣脱不了他,当他将手伸到我那湿漉漉的淫穴时,我觉得好丢脸,但根本阻止不了他。






「哇拷!这么湿了啊!是不是看到我的大鸡巴,就受不了了呀!刚才是不是在里面自慰啊?妳也很想被我干吧!」他发现了我的淫穴如此的淫荡,兴奋的羞辱着我。




「我…..我没有…..你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我要告诉小敏了…..你快放手……」我无计可施,只能用小敏来吓退他。




「操!装什么纯情啊!昨天晚上妳回来的那个婊样,我都看到了,妳跟阿义才刚分手,昨晚阿义在他新马子家,妳不可能是被他干的,贱货,妳这么快就找到男人干妳了啊!才刚交往这么快就被他干了呀!」他将手指冷不防的插进了我淫穴里。




「啊…..啊…..我没有…..啊…..他不是…..」我受不了的淫喘着。「啥!他不是?那他是谁啊!在那钓的呀?玩一夜情啊?」阿杰的手指故意在我淫穴里转动着。




「啊…..啊…..他…..他是…..网友….」我仍然只能淫喘的回答他。




「什么?网友?原来妳这么随便啊!怎么?妳的鸡迈痒的没男人干,就找网友干妳啊?」阿杰又再一次用力的在我淫穴里转动着。




「啊…..啊…..不是…..他…..他强奸我…..」我逃脱不了他,只能选择回答他。




「哇拷!他强奸妳啊!乱剌激的,妳有没有被搞的很爽啊?有没有高潮啊?」




我不愿意回答,只是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淫喘着。




「操!不讲是不是?说,被他强奸有没有高潮啊!」阿杰故意扣住我的淫穴,用力的抖动着。






我怎受得住他这般的玩弄,我终放开口:「啊…..啊…..有…..啊…..有…..啊…..你放手…..啊…..啊…..」




「妈的,真贱耶!被强奸还高潮啊!还让他射在妳脸上,看来,妳也被他强奸的很爽吧!」阿杰满脸淫笑的看着我。




「啊…..啊…..我…..我没有….你快放手…..」我的手无力的推着他。




「怎样?要不要再试一次啊?我现在也强奸妳好不好啊?反正妳已经那么湿了,也很想被我干吧!」阿杰得意的转动着插在我淫穴的手指,发出了很淫荡的水声。




「你…..你太过份了…..啊…..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扭动我的下身,但根本脱离不了他手指的攻击。




「操!妳半夜出去给人强奸,妳有多高尚?人家当妳是不要钱的婊子干!贱货!」阿杰不客气羞辱我。




「啊…..啊…..我…..我…..」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刹那间我竟无言以对。




「承认了吧!贱货!妳知不知道妳昨晚那个样子有多婊,要不是小敏在,我昨晚就干妳了!」阿杰的手指持续扣着我的淫穴转动着。




「啊…..啊…..阿杰…..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阿义…..这件事…..啊…..我求你…..」我怕阿义知道这件事,我会很丢脸,便开口求阿杰。




「怎么?怕妳的婊样让阿义知道会丢脸啊?可以啊!今天让我干的爽,我就替妳保密!」阿杰淫笑着威胁着我。




「我…..我…..啊…..啊…..只要…..你不要告诉…..阿义…..我…..我…..」我没正面回答,但实际上默许了阿杰。




阿杰迅速将我翻身推向洗手台,叉开了我双腿,掀开了我的睡衣,就从我背后将他的大鸡巴,猛力的顶进了我那湿漉漉的淫穴里。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我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但生理已背叛了自己,放声的淫叫着。




「怎样?我现在也在强奸妳耶!妳爽不爽啊!」阿杰奋力的将鸡巴顶进了我的淫穴深处。




「啊…..啊….你小力点…..啊…..啊…..到底了…..」其实我的淫穴在他刚才的玩弄之下,早已骚痒难耐,他的大鸡巴插进淫穴的同时,我便得到了无比的满足感。




「操!以前听阿义说过,妳在床上浪的不得了,早就想干妳了,今天终于让我干到了,妈的,真爽!」阿杰手搭在我肩膀,将我睡衣拉下丢在一旁,便开始毫不客气用力干着我。




「啊…..啊…..慢点…..啊…..啊…..」我全身赤裸手撑在洗手台,发浪的淫叫着。




「妈的,妳这条母狗叫的真贱耶!果然有够浪,我最喜欢干妳这种骚货了!」阿杰扶着我的腰,发狂的摆动他的下身撞击着我,此时浴室充斥着因抽插所发出的淫荡水声,以及屁股的撞击声,还有我的淫浪叫声。




阿杰干了一会儿,将我再拉向马桶,他坐在马桶上,扶着他的大鸡巴,顶在我淫穴扣住我的腰猛力坐下,我手搭在他的肩上,他猛力的向上顶着我,我上下不停的摆动着,一双大奶子也因此淫荡的晃动着,他的笑容得意极了:「妈的!妳的这两颗大奶子,真是大的有够贱的,妳看它晃的好淫荡耶!」他边向上顶着我,边露出淫笑欣赏着我晃动的淫贱大奶。




「啊…..啊…..你…..小力点…..啊…..啊…..我快死了…..」我敏感的身体很快的达到高潮了,我的奶子晃的更厉害了。




「操!贱母狗高潮了啊!爽死妳了吧!」阿杰得意的大笑着,接着一只大手扣住我的大奶子用力的捏着,一手扶着我的腰,下身继续向上撞击着。




「啊…..啊…..阿杰…..我不行了…..啊…..啊…..你放过我吧!」我向他求饶着。




「妈的!妳爽够了,老子还没爽完咧!今天不把妳干到爆,我是不会罢休的,我插烂妳的臭鸡迈!」阿杰抱起了我,摆动下身用力的顶着我,我只好双手环扣着他的颈子,不停的淫叫着。




他接着又把我放在地上,将我的双脚用力向我头部压,再一次将他的大鸡巴向我的淫穴剌了进去,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大鸡巴,在我淫穴不停的进出,他有节奏的抽插着




「贱货!有没有看到妳的臭鸡迈被我的大鸡巴插啊!妳看妳的样子有多贱啊!他妈的水真够多的,干的我乱爽一把的!」阿杰得意的狂插着我,我看着阴唇在他大鸡巴的抽插之下,翻进翻出的淫贱模样,真的羞耻极了,我不停淫叫的同时,不禁惊讶他的好体力,干了我这么久,居然还没有射精的意思,我终于明白,小敏被他干的淫声不断的原因了。




阿杰再将我的双脚拉的大开,用力的挺进抽插着,低头欣赏他的大鸡巴在我淫穴里进出:「真他妈的天生贱B,插的我有够爽的!贱货!这样强奸妳爽不爽啊?」




我没回答他,只是羞耻的别过头去,仍不停的淫叫着。




「操妳妈的,不会回答啊?妳爽的不会说话了是不是啊!」阿杰生气的猛力干到底,每当他插到底,我也高声浪叫的回应着他。




他看我仍不回答,便伸手抓着我的大奶子,用力揉捏着,接着高举他的右手,往我的大奶子一下下的甩打着:「说啊!被我强奸爽不爽啊!爽不爽啊!」




我受不了他的如此的羞辱凌虐,终于开口回应:「啊…..啊…..爽…..好爽…..啊…..不要打了…..我…. .好爽…..」




「干!真贱!这么喜欢给人强奸,改天我叫我部队的兄弟都来轮奸妳,让妳更爽!妈的,干死妳这个臭贱货!」阿杰兴奋的发狂干着我,手仍不停的甩打我的大奶子。




「啊…..啊…..我…..不行了…..啊…..我被你…..干死了……啊…..啊…..」在他的狂干之下,我又再次高潮了。






「妈的,又高潮了呀!真够贱的,妳的鸡迈夹的真紧耶!」我的淫穴因高潮而不停的抽搐,紧紧夹着阿杰的大鸡巴收缩着。




「啊…..啊…..我…..死了…..啊…..啊…..你…..干死我了…..」我也不顾形象的放声浪叫着。




「干!真他妈够爽的!我要干遍妳全身!操妳妈的大贱奶!」阿杰等我高潮结束,便跨在我身上,两手握住我的大奶子夹住他的大鸡巴抽插起来。




「奶子大,干起来就是不一样,真是爽呆了,贱货,看到没?我在干妳的大贱奶耶!我操妳的大贱奶!我操!」阿杰使力的挤压我的奶子狂插着,我又痛又爽的淫浪叫着,阿杰的大鸡巴也不时的顶到我的下巴,我看着他的大鸡巴不停的在我的大奶子进出,我觉得自己真是贱透了,像极了妓女户的臭婊子,任由恩客凌虐奸淫,还下贱的浪叫着




阿杰加快速度大吼着,终于向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喷满了我满脸及下巴,连奶子上都有,阿杰跨在我身上与我同步喘息着,接着阿杰抓着我的头发起身,他让我跪在地上,他则站起身来:「贱母狗,给我舔干净,快!张开妳的贱嘴!」阿杰用大鸡巴拍打着我的脸,随即顶住我的嘴,我只好张口含住他的鸡巴吸吮。




「干!妳舔鸡巴的样子真够婊的,怎样?我的精液好不好吃啊!妳看看妳的脸和下巴,还有贱奶上面都有我的精液耶!看起来比昨晚还要更婊喔!」阿杰得意的看着我舔他的鸡巴,出言羞辱着我,对于自己的贱样,我不禁眼眶泛满了泪水。




阿杰等我将他的大鸡巴清理干净之后,便将我甩倒在地上:「臭婊子!要不是赶着回部队,我今天非连干妳三炮不可,妳等着啊!等我下次休假回来,一定让妳好好尝尝被连干三炮的滋味!让妳爽到一个不行!」




阿杰得意的狂笑,丢下我离开了浴室,我瘫在地上流下了泪水,我想我这辈子没有比这一刻更感到羞耻了,接连着两天被强奸,却也被干到高潮不断,淫荡的浪叫着,我不知我往后的命运会是如何,我是不是还会继续接受他们的奸淫,我已经没有答案了!




(三)坪林烤肉被奸记




暑假我参加了网路家族的烤肉联谊,原本报名的是男女各六人,但那天有三个女生临时有事不能去,我们一行人,便只剩三个女生和六个男生参加,当天到了坪林溪边,一到了营地,男生便忙着生火,女生则换上泳衣下水游泳,大家有说有笑的一边烤肉,一边在溪里嬉戏




其中有一个男生叫阿贤,是某大学足球队的学生,长的黝黑高壮,正是我喜欢的那一型男生,他牵着我的手,带着我在溪里游泳,其间他的手常不经意的在我的胸前和屁股游移,我也不以为意。




后来有人开始打起水战来,我来不及闪躲,脚底一滑便整个人跌到水底,阿贤的反应即快,便一把将我从水里捞起,他的手正好环抱在我的胸前,在他用力将我从水里抱起时,我比基尼泳衣的带子,就不小心脱落了,顿时我的两颗大奶子就活生生暴露在众人面前,当下我还没发现,直到我看到现场的男生都瞪着大眼往我身上瞧时,我才惊慌失措的用双手摭掩我的胸部赶紧蹲入水里。




阿贤将我的泳衣从水里捞起,还好心的要为我穿上,他拿着我的泳衣也蹲入水里,他从我的背后绕过我胸前,将泳衣覆盖在我的两颗大奶子上时,我感受到他的手掌紧紧的握住我的奶子,还故意用手指拨弄我的奶头,我扭动身躯闪躲着,他依在我耳边对我说:「怕什么?在水里又没人看到,我好心帮妳穿泳衣,妳就让我摸几下爽一爽,又不会少块肉」




我不知该如何拒绝,怕翻脸会搞的场面很难看,再加上本来对他印象还不错,就只是象征性的挣扎几下,便让他继续揉捏我的奶子,但他越来越过份,甚至下身紧紧贴住抱着我,用他的鸡巴不停的在我股沟上磨蹭,这时我看到站在我面前不远处的两个男生看着我们这个方向邪淫的笑着,我赶紧将阿贤的手从我胸前拨掉,他在帮我系紧泳衣带子时,也故意在我背上游移着




过了一会儿我们上岸吃了一些烤肉,阿贤便说他叔叔的果园在后面的树林,想邀我一起去摘些橘子来给大家吃,我也不好拒绝只好跟他一起去,他带着我走向后面的树林,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他突然将我推向树干强吻了我,我完全不知如何反应,只能呆呆的任由他的舌头钻进我的嘴里




他的技巧很好,没多久我已经被他灵活的舌头挑逗的意乱情迷,他进一步的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捏着 我只能下意识的轻推他的手反抗,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他霸道的握住我的奶子,不时用手指挑弄我的奶头,我兴奋的淫喘着,他含住我的耳珠挑逗着我,他好似很懂女人的性感带,不停的攻击我最敏感的两个地方,我毫无招架能力,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




他的手更进一步移到我的跨下,手指拨开我泳裤底端,毫不客气的就将手指插了进去,我全身松软趴在他的肩头上,任由他的手指在我的淫穴里放肆的转动着,我感觉我的淫水已经不自觉的越涌越多,他见时机成熟,便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骚货,妳怎么那么湿啊?是不是很痒,很想被我干了吧!来~帮我舔一下鸡巴,我等一下就让妳爽」




他说完便将我的肩膀向地上压,我像着了魔似的,乖乖的跪了下来,他将他的鸡巴从窄小的泳裤解放了出来,硬挺挺的杵在我的面前,我犹豫了一下 他抓着我的头,强硬的将鸡巴送到我嘴唇边,我只好乖乖的张开嘴巴含住吸吮起来




「妈的…好爽,妳怎么这么会吸啊?一定是常常吸懒叫吧!真他妈的爽」他开始抓着我的头缓缓抽插起来,我觉得我自己好淫贱,居然跪在地上,帮一个第一天认识的男生舔鸡巴,还被他用言语如此的羞辱




过了一会儿,他将鸡巴从我嘴里抽出,同时把我从地上拉起,让我背靠在树干上,他粗暴的将我比基尼泳衣向上扯,我的两颗大奶子就弹了出来




「操…奶子真大,看起来就一付欠干样」他一双大手狂捏我34D的大奶子,我挣扎的想要闪躲,但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就挣脱不了,他疯狂的吸吮我的奶头,又将我挑逗的娇喘连连




「呃~呃~不要~不要~呃~放开我」我虽然嘴里说着反抗的字眼,但手已不经意扶着他的头,享受他对我的轻薄




他边用舌头挑逗我的奶头,手指也同时伸入我的淫穴,我不断涌出的淫水,随着他手指不停的抽插转动,发出了卟唧 唧的淫糜声响,我被他搞的情欲高涨,嘴里忍不住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呃~呃~不要~呃~呃~好痒~呃~」




他的左手突然勾起我的右脚,右手拨开我的泳裤底端,冷不防的就将他硬挺挺的大鸡巴插入我湿漉漉的淫穴里,他不停的向上挺进,狠狠的将鸡巴顶入我的淫穴,我被他压在树干上无助的呻吟着:「啊~啊~不要~啊~啊~不要~」




「操妳妈的,又不是处女了,都不知道给多少人干过了,妳他妈装什么清纯啊!」阿贤眼神凶恶的一手勾着我的脚,一手用力的握着我的大奶子,狠狠的向上顶着我的淫穴,我只能不断的呻吟浪叫






他干了好一会儿,便放下我的右脚,对我说要换个姿势干,当他把鸡巴从我淫穴里抽出时,我便自己转身背对着他,手扶着树干弯下腰来,他也从背后将身体贴了上来,一双大手握住我的奶子大力搓揉着,他在我耳 揶揄着我:「原来妳喜欢当母狗啊?早说嘛!我最喜欢干母狗了」




我没想到我下意识的举动,却被他如此的羞辱,顿时羞愧难当,想挣脱却被他紧紧的抱住而动弹不得,他接着将龟头反覆的在我的淫穴口浅浅插入又随即抽出再滑向阴蒂磨蹭着,他如此挑逗的举动,加升了我的欲望,让我忍不住扭动屁股,想要他快快插入




但这个举动又引来他再度羞辱:「妳扭屁股等着被我干的样子真下贱耶!怎样?受不了就求我啊!要不要我干死妳啊?」




耳边听着他不断羞辱的言词,我觉得丢脸极了,但理智却无法战胜生理上的欲望,我好想要,我真的好想被他干:「呃~呃~好痒~呃~我受不了了~呃~求你~插进来~呃~快点干我~」




他猛力的将鸡巴插入我的淫穴:「是谁把妳教的这么不要脸的,欠干到求人干妳,妳真下贱耶!妈的~操死妳这头欠干的母狗」




他每一下都重重的将鸡巴捅到底,粗暴的狠干我的淫穴,我两手扶 树干浪叫不止:「啊~啊~插到底了~啊~啊~小力点~啊~啊~干死我了」




「操妳妈的,妳这种欠干的母狗,就是要大力的干才会爽啊!」他根本不理会我的哀求,反而一手搭着我的肩,一手将我的右手往后拉,更加粗暴的猛力干着我,而且每插入一下,就开口羞辱我: 「臭婊子~滥贱货~爽不爽啊?~我干破妳的贱鸡掰好不好」




我在他的连翻狠干,加上在野外的剌激之下,很快的就达到了高潮:「啊~啊~不行了~啊~啊~我被你~干死了~啊~啊~」在高潮的同时,我双脚不停的发抖浪叫着




「真够贱耶!才干几下就高潮啦!老子还没爽够咧!」他接着两手扶着我的腰,渐渐加快了插抽的速度,我的屁股在他猛力的撞击之下,不断的发出啪啪声响




我的高潮才退去没多久,另一波的高潮接着又来临了:「啊~啊~又来了~啊~啊~我不行了~~啊~干死我了~啊~啊~」




「妈的~贱货~干的妳爽不爽啊?爽不爽啊?」他边干边凶恶的逼问着我




我在不断的高潮之下,精神恍惚的回应他:「啊~啊~爽~啊~啊~好爽~啊~啊~又来了~啊~啊~我被你~干死了~啊~啊~」




阿贤疯狂快速的抽插我的淫穴:「贱婊~滥贷~我干死妳~操滥妳的贱B~干~干~干~」他将鸡巴深深抵住我的淫穴,紧抱着我两手握住我的大奶子,将他的精液全都射入我的淫穴里,我也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他趴在我背上喘息了片刻,才缓缓抽出插在我淫穴里的鸡巴,他叫我扶着树干低着头弯低身子,他蹲下来将我的双脚趴开,他用手指掰开我的淫穴,得意的看着乳白色的精液从我的淫穴里缓缓的滴落,想不到我这么容易就被他干了,还让他如此近距离掰穴看,真是羞耻到了极点,他并没有让精液滴完,就将我被扯开的裤角拉完原位,让残余的精液继续滴在我的泳裤上




阿贤站起身来拍着我的屁股命令我:「贱母狗~完了,帮我把鸡巴舔干净吧!」




我站起身来把被他往上扯的泳衣拉完原位,并不想照他的命令做,他看我毫无回应,生气的扯着我的头发:「妈的~刚才又不是没舔过,装什么圣女啊?」




我不敢再反抗,只好乖乖的蹲下来,再度将他的鸡巴含入我嘴里将残余的精液吸吮干净,他得意的看着我,用鸡巴在我脸上拍打着:「这样才乖嘛!操~真够贱的」他将鸡巴收回他的泳裤里,便带着我走回我们烤肉的溪边




当我们回到溪边时,另外二个女生已不知去向,男生也少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男生阿平问我们是不是到外太空去摘橘子了,怎么去了这么久,那二个女生口渴了,跟另外两个男生到上面商店去买饮料了,阿贤回答说他记错地方了,他叔叔的果园不是在这里,有点迷路了,才会去那么久,阿平说他们四个人也去买饮料很久没回来,他去看看他们是不是迷路了,当阿平离开后,我的视线不经意看到刚才在溪里站在我面前不远处的两个男生,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跨下看,我才惊觉刚才残余的精液已不知何时,渗透过我的泳裤,流至我的大腿内侧,我羞愧的赶紧快步走至溪里,背对着岸边蹲进水里清洗,这时岸边传来那两个男生跟阿贤的对话




「阿贤~那马子大腿上流的是不是你的精液啊?刚才是不是在里面把她就地正法了?」




贤:「对呀!真她妈有够爽的 




「哇拷~这么容易上啊!感觉怎样?」




贤:「妈的~乱骚一把的,随便吻几下,奶子搓一搓,鸡掰再抠一抠,淫水就一直流,还趴在我身上开始叫春了」




「不会吧!有这么骚喔!然后呢?」




贤:「我说要爽就先帮我舔鸡巴,她也乖乖的跪下来帮我舔呀!」




「这么急着被你干啊!真她妈有够骚的」




贤:「还不止这样咧!我站着干她没多久,我说要换姿势干,她还自动转过身,趴好母狗姿势准备给我干耶!」




「哇咧~太淫荡了吧!真他妈好欠干喔!」




贤:「你才知道咧!她屁股一直摇,说她受不了了,还求我快点插进去干她」




「怎么这么贱啊!这种女生不干她都觉得对不起她了,被你说的我也想干她了」




贤「我看她应该常被干才对,也不差你们两个,等一下你们自己找机会,这种女生,跟她没什么好客气的,不干白不干」




「说的也是,这么容易上的女生,也没正经到那去,搞不好在她们学校是公共厕所咧!」




「对呀!公共厕所就要给大家一起上的嘛!搞不好她还会感谢我们干她咧!」




接着他们三人便哈哈大笑起来,而我蹲在溪水里,跨下的精液虽已冲洗干净,但听到他们的对话,却让我羞愧的不敢上岸,心想今天不知著了什么魔,这么随便就让阿贤干了,也难怪被他们说的如此的不堪,也许错不在阿贤,而是骨子里淫荡下贱的我。